首页 >> 文学 >> 古代文学
《墨子》“说”体与先秦小说
2014年05月29日 16:41 来源:《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年10期 作者:董芬芬 字号

内容摘要:墨家拉开了“饰小说以干县令”的百家争鸣的序幕,也开启了战国杂家小说创作的精彩纷呈。三、《墨子》“说”体与先秦轶事小说《墨子》“说”体中涉及许多名人轶事,其中关于伊尹、晏子及孔子等历史人物的故事最为著名,是先秦轶事小说的雏形。墨家把名人轶事作为论辩的武器,还加工、改编或虚构一些名人的故事,本出于壮大门派、打压别人的目的,但在文学上却引发了战国诸子轶事小说的创作高潮,之后的《庄子》、《韩非子》、《吕氏春秋》等,都不约而同效仿墨家,或采旧说,或创新作。《汉书·艺文志》认为小说“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所造也”,这只揭示了一部分小说的创作情况,也有相当数量的小说是应诸子论辩的需要而创作的,明人胡应麟的“小说,子书者流”[8]374的说法从某种程度揭示了诸子同小说家的依存关系。

关键词:小说;墨家;故事;孔子;晏子;庄子;轶事;鬼神;人物;明神之志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墨子》把用来论辩的故事称为“说”,促成“小说”概念的产生。《墨子》“说”体故事是其书最具情节性、可读性的文字,通过其中的志怪,可以窥见先秦志怪小说的内容与特点;关于名人轶事的编排,促成战国轶事小说的繁荣。墨家拉开了“饰小说以干县令”的百家争鸣的序幕,也开启了战国杂家小说创作的精彩纷呈。

  【关 键 词】《墨子》/“说”体/先秦小说

  【作者简介】 董芬芬(1968—),女,甘肃庄浪人,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文学博士,主要从事先秦两汉文学研究。

 

  一、《墨子》之“说”与“小说”概念

  在论及论辩方法和技巧时,《墨子》提出了“说”的概念。《经上》篇说:“说,所以明也。”《小取》篇又说:“以名举实,以辞抒意,以说出故。”“说”,是用来解释事物原委、说明意义的故事。如《贵义》篇说:“主君亦尝闻汤之说乎?昔者,汤将往见伊尹……”则“汤之说”,就是汤往见伊尹的故事。又《明鬼下》在讲述杜伯杀周宣王的故事后说:“以若书之说观之,则鬼神之有,岂可疑哉?非惟若书之说为然也,昔者郑穆公当昼日中处乎庙……”其中的“若书之说”,指书中那些鬼神赏贤罚暴的故事。《墨子》的“说”,是指用来证成自己学说、宣扬墨家主张的故事,有人物,有情节,故事性强,有一定的思想倾向,既是立论的材料,也是论辩的方式。

  《墨子》把论辩用的故事称为“说”,在战国其他诸子那里得到认可沿用。《庄子·天道》篇桓公说:“寡人读书,轮人安得议乎?有说则可,无说则死。”轮扁就讲了自己斫轮的故事。宋玉《登徒子好色赋》:“王曰:子不好色,亦有说乎?有说则止,无说则退。”宋玉就讲述了自己与那个“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的东家女的故事。《韩非子·内储说上》云:“观听不参则诚不闻,听有门户则臣壅塞,其说在侏儒之梦见灶……”“其说在……”式的表述在韩非《储说》各篇中较多,“说”是指文中用以解释经文的故事。其中的《说林》、《储说》,是“说”的汇集,“所谓‘储说’,即将许许多多的‘说’储聚在一起,藉以表达作者的思想……所谓‘先经后说’,一般上都是‘经是事理,说是故事’”[1]285-286。所以,“说”是诸子论辩文中最具故事性、戏剧性、可读性的文字。

  “说”,还成就了中国古代一个重要的文体概念,“小说”一词就是由“说”而来。《庄子·外物》篇说:“饰小说以干县令,其与大达亦远矣。”这里的“小说”本指那些“辁才讽说之徒”的“说”[2]。在庄子眼里,其他诸子都是见识浅陋的“辁才讽说之徒”,他们的“说”,与任公子钓大鱼的境界有天壤之别,故称“小说”。“小说”表面上是庄子对“辁才讽说之徒”们“说”的贬称,引申意义指那些不同于道家思想、不能达于至道的其他诸子的学说。汉人把这一概念作为虚构性叙事文体的专称,也是深得庄子“小说”之三昧。《汉书·艺文志》谓小说家为“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所造”、“闾里小知者之所及”、“刍荛狂夫之议”,与庄子“后世辁才讽说之徒,皆惊而相告”表述的意思基本一致,所以,庄子“小说”一词,是后世虚构性叙事文体“小说”概念的创始。《汉书·艺文志》所录古代的小说家中就有五部以“说”为名,充分显示出“说”与“小说”的渊源关系。汉代刘向所编的《说苑》、《新序》也是这种“说”的汇编,一则一则的故事,波澜起伏,引人入胜,是“带有一定古代小说集性质的书”[3]2-4。再到刘义庆的《世说新语》、沈约的《俗说》、殷芸的《小说》,“实在是一以贯之的一条线,这种叫做‘说’或‘小说’的文体,显然是产生于先秦,且一直影响并延续到后代的”[4]。所以,《庄子》是“小说”文体概念的创始,而“小说”一词又源自《墨子》的“说”,也毋庸置疑。

  诸子讲道理、明观点的“说”,包括历史故事、逸闻琐语、神话传说、小说寓言等。后世没有一个能涵盖这些内容的概念,既然战国诸子名其曰“说”,我们也就索性称其为“说”体(有学者已经在使用这个概念①),“说”体可以概括诸子用来论辩的所有叙事性材料。《墨子》“说”体是指墨家用来宣扬思想、学说的所有叙事性材料。直接论证自己的观点,未必能达到目的,而援引其他故事,可收到事半功倍之效。《墨子》“说”体故事与先秦小说关系密切,本文主要从先秦志怪、名人轶事等题材小说为例,尝试论之。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