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院社科联 >> 主席风采
引领“长三角—新江南”一体化发展 ——梅新林在首届长三角江南文化论坛的演讲
2019年10月29日 09:49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 字号
关键词:长三角;一体化;上海;新江南

内容摘要:梅新林 现任浙江省人大常委、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浙江省社联副主席,曾任浙江师范大学校长、党委书记,浙江工业大学党委书记。在全国率先成立江南文化研究中心,创办《江南文化论坛》,推动江南文化研究。近年来,学术界掀起了一股江南文化研究的热潮。一时间,泛江南、大江南、中江南、小江南等各种概念引发了不少讨论。

关键词:长三角;一体化;上海;新江南

作者简介:

  思想者小传

  梅新林 现任浙江省人大常委、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浙江省社联副主席,曾任浙江师范大学校长、党委书记,浙江工业大学党委书记。在全国率先成立江南文化研究中心,创办《江南文化论坛》,推动江南文化研究。

 

  近年来,学术界掀起了一股江南文化研究的热潮。一时间,泛江南、大江南、中江南、小江南等各种概念引发了不少讨论。在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之后,无论是江南的区域概念,还是江南的文化研究,都在发生重大、积极的变化。

  关于长三角一体化,有两个规划十分重要:

  一个是2010年5月国务院正式批准实施的《长江三角洲地区区域规划》,确立了长江三角洲地区发展的战略定位,即亚太地区重要的国际门户、全球重要的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中心、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世界级城市群。

  还有一个是2016年5月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提出到2030年要将长三角城市群建设成为面向全球、辐射亚太、引领全国的世界级城市群,成为与美国东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北美五大湖城市群、日本东海道城市群、欧洲西北部城市群、英国中南部城市群并肩的第六大世界级城市群。

  根据这两个重要规划,长三角一体化本质上可以说就是长三角城市群的一体化,更是以长三角置身于世界顶级城市群的一体化。在这一宏观背景与视野下,需要跳出以往有关江南内涵与外延的固有视域,从以当今上海为龙头的“新江南”时空定位,对这一“长三角—新江南”一体化区域版图进行重新思考与建构。

  “新江南”不同于泛江南、大江南、中江南、小江南

  在以往的江南概念系统中,大致形成了泛江南、大江南、中江南、小江南的不同空间指向,总体上呈现由西而东、由大而小、由泛而专的演变趋势。

  其中,“泛江南”所指区域范围为长江以南地区,涉及今天长江中下游的广大区域;“大江南”包括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和福建北部地区;“中江南”进一步缩小,一是指今天上海、浙江、江西之全部以及江苏、安徽两省的长江以南部分,二是指除去江西部分,包括上海、浙江之全部以及江苏、安徽的长江以南部分;“小江南”特指环太湖流域地区,最为通行的有苏松常镇宁杭嘉湖“八府说”。

  “新江南”不同于泛江南、大江南、中江南、小江南的区域概念,而以国务院颁布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为依据,主要纳入上海、江苏、浙江、安徽“三省一市”的26个城市。

  其中,除了居于核心和龙头地位的上海之外,包括江苏的南京、镇江、扬州、常州、苏州、无锡、南通、泰州、盐城,浙江的杭州、嘉兴、湖州、绍兴、宁波、舟山、金华、台州,安徽的合肥、芜湖、滁州、马鞍山、铜陵、池州、安庆、宣城。

  由此重组的“长三角—新江南”一体化区域版图,大致可划分为以下三个层级:中心区域——以环太湖流域地区为“新江南”的中心区域,相当于现在的上海以及南京、苏州、无锡、常州、镇江、杭州、嘉兴和湖州;次中心区域——除上述中心区域之外,还包括长三角城市群的其他城市;外缘区域——未纳入长三角城市群中的江苏、浙江、安徽三地的其他相关城市,包括宿迁、淮安、徐州、连云港、丽水、温州、衢州、黄山、六安、宿州、淮北、蚌埠、阜阳、淮南、亳州。

  借鉴“雁阵经济模型”,可以总结归纳为以上海为龙头,带动南京、杭州两翼的“雁阵模型”,继而延伸至引领全国、辐射亚太、面向世界三个层级的更大规模、更高层级的“雁阵模型”。这样,我们就得以跳出江南文化研究的固有视域,在赋予更多时代性的同时,让江南文化研究与长三角一体化紧密联系起来。

  上海是“领头雁”,五大都市圈相当于五只“大雁”

  按照《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要求,应重点发挥上海龙头带动的核心作用和区域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推动南京都市圈、杭州都市圈、合肥都市圈、苏锡常都市圈、宁波都市圈的同城化发展,强化沿海发展带、沿江发展带、沪宁合杭甬发展带、沪杭金发展带的聚合发展,构建“一核五圈四带”的网络化空间格局。

  “一核”意指提升上海全球城市功能。按照打造世界级城市群核心城市的要求,加快提升上海城市核心竞争力与综合服务功能,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一步发挥浦东新区引领作用,推动非核心功能疏解,推进与苏州、无锡、南通、宁波、嘉兴、舟山等周边城市协同发展,引领长三角城市群一体化发展,提升服务长江经济带和“一带一路”的能力。

  “五圈”意指促进五个都市圈同城化发展。具体来看,它包含两个层级:

  第一层级是省会城市都市圈。一是南京都市圈,包括南京、镇江、扬州;二是杭州都市圈,包括杭州、嘉兴、湖州、绍兴;三是合肥都市圈,包括合肥、芜湖、马鞍山。

  第二个层级是非省会重要城市都市圈。一是苏锡常都市圈,包括苏州、无锡、常州;二是宁波都市圈,包括宁波、舟山、台州。前者要求全面强化与上海的功能对接和互动,加快推进沪苏通、锡常泰跨江融合发展;后者要求高效整合三地海港资源和平台,打造全球一流的现代化综合枢纽港、国际航运服务基地和国际贸易物流中心,形成长江经济带“龙眼”与“一带一路”倡议支点。

  以上五大都市圈相当于五只“大雁”,其中苏锡常都市圈、宁波都市圈是分别伴飞于南京都市圈、杭州都市圈的“次大雁”。以此类推,上海是“领头雁”,南京都市圈、杭州都市圈与合肥都市圈是三只“大雁”,苏锡常都市圈、宁波都市圈是两只“次大雁”。同时,南京、杭州、合肥、苏州、宁波又是各自“雁阵模型”的“领头雁”。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