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院社科联 >> 主席风采
不竞于学问创造,不勉于独创研究 ——童世骏教授在“东方讲坛·思想点亮未来”系列讲座的演讲
2018年09月11日 09:21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 字号
关键词:公平;大学;学问;交流;独创

内容摘要: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改革开放后首批大学生进校40周年。作为77级大学生,也作为哲学工作者和大学党委书记,我想谈谈在大学学习、工作40年来,自己对大学精神的理解。

关键词:公平;大学;学问;交流;独创

作者简介: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改革开放后首批大学生进校40周年。作为77级大学生,也作为哲学工作者和大学党委书记,我想谈谈在大学学习、工作40年来,自己对大学精神的理解。

  先从个人经历讲起。得知被华东师范大学录取消息的时候,我正在崇明岛的水利工地上。在农场“战天斗地”3年后,我于1978年4月踏进大学校门,走入中学春游途中站在卡车上看过的那一大片绿荫之中。

  初进华东师大时,我知道它是新中国成立后建立的第一所重点师范大学。多年以后,在为一家杂志撰写讨论大学理念的文章时,我才知道华东师大的创校校长孟宪承先生曾经是民国时期首批“部聘教授”中唯一的教育学专家。在1934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 《大学教育》中,孟宪承就对现代大学的精神作过精辟而系统的阐述。

  书的开头,作者写道:大学是最高的学府,这不仅仅因为在教育的制度上,它达到了最高的一个阶段。尤其是因为在人类运用他的智慧于真善美的探求上,在以这探求所获来谋文化和社会的向上发展,它代表了人们最高的努力。大学的理想,实在就含孕着人们关于文化和社会的最高理想。

  在他看来,现代大学的理想包括三个方面:第一,智慧的创获;第二,品性的陶熔;第三,民族和社会的发展。今天,大学的任务是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有时候还会加上文化传承创新和国际交流合作。这五项任务,其实都已包含在孟宪承关于大学理想的阐述之中。

  研究型或教学型是区分大学好不好的标准?

  孟宪承讲的“智慧的创获”,很大程度上是研究型大学的理想。一般认为,研究型大学把研究作为一项根本任务。中国有2000多所高校,严格意义上的研究型大学只是少数。但可能是过分重视科研表现、科研指标,也可能是因为需要对人才培养和知识传授有专门研究,所以现在几乎所有的大学都把科研放在重要位置。

  孟宪承的这一想法来自于德国教育家威廉·冯·洪堡。大学和中小学是传授知识的,而知识不仅是现实的反映,而且是问题的解答。这里的问题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已经有答案的,一类是还没有现成答案的。洪堡从问题的两种不同类型出发,来进一步区分大学和其他学校。他提出,大学作为高等学术机构,就是要跟尚未完全解决的问题打交道,而一般学校则涉及已经解答的问题。

  孟宪承认为,由于洪堡的倡导和柏林大学的引领,“到现在,没有哪一国的大学,教师不竞(不争逐)于所谓‘创造的学问’,学生不勉(不用勉强)于所谓‘独创的研究’”。

  德国哲学家卡尔·雅斯贝斯也持有同样的观点,把教学和研究的统一作为大学的重要特点。雅斯贝斯说:“按照我们的大学理想,最好的研究者才是最优良的教师。只有这样的研究者才能带领人们接触真正的求知过程,乃至于科学的精神……跟他来往之后,科学的本来面目才得以呈现。”

  在中国近现代大学史上,这种理念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1917年1月9日,蔡元培就任北京大学校长时发表了演讲,对学生提出 “抱定宗旨”、“砥砺德行”和“敬爱师友”三点希望。在阐述“抱定宗旨”时,他强调:在谈论大学理念或大学精神时,人们引用得最多,那就是“大学者,研究高深学问者也”。

  在讲“品性的陶熔”时,孟宪承提起另一种对大学的理解。根据这种理解,大学最重要的任务不是研究而是教学,不是创造智慧而是获得智慧、传播智慧。

  陶熔品性的传统,主要来自于英国。英国大学者约翰·亨利·纽曼认为,大学教授和科学院研究员的才能和职责是很不一样的。研究员的重要才能是去发现,而教授的重要才能是去讲授。在纽曼看来,发现和讲授是截然不同的职能;它们也是不同的天赋,很少能在同一个人身上同时找到。如果整天从事将现有知识传播给前来求教的人,一个人是不可能有闲暇或精力去获取新的知识的。

  孟宪承未必同意纽曼对大学教授和科学院研究员的这种区分,但他非常赞同纽曼所说的教授要承担起教书育人的职能,非常赞同教授与学生的面对面交流。事实上,纽曼曾用诗一般的语言来强调师生之间、同学之间互动的重要性:

  那种特殊的精神和微妙的细节,要迅速地、确定地传达,只有靠心灵与心灵的沟通,只有靠目光、表情、音调和姿态,靠即兴而发的随意表达,靠熟人谈话的意外转折……任何学问的普遍原则,都可以在家里从书本中学到;但那细节,那色彩,那语调,那气韵,那使之活在我们身上的生命,只能从它已经生活于其身上的那些人那里捕捉到。你必须模仿那法语学生或德语学生,他不满足于其语法,而到巴黎或德累斯顿去;你必须以那年轻艺术家为榜样,他渴望到佛罗伦萨和罗马去拜访艺术大师。

  纽曼在论述大学理念时,心里想到的可能是今天所说的教学型大学。它完全也应该成为所有大学的追求目标。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这样的师生交往,如果不通过这种交往而追求“品性的陶熔”,一所大学哪怕科研再强,也不是完整意义上的大学,甚至不是一所名副其实的大学。

  坦率地讲,经常有人把研究型和教学型的区别,看作好大学和不那么好的大学之间的区别。但如果我们真正重视“品性的陶熔”、重视“教书育人”或“立德树人”,那教学型大学也可以是很优秀的。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