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院社科联 >> 院长风采
从“城市化”到“城市文明”
2017年09月22日 10:12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樊和平 字号

内容摘要:●文化最大的敌人不是没文化,而是伪文化,因为它会导致集体记忆的迷失或错乱。一般认为,西方城市化经过“城市化—郊区城市化—逆城市化—再城市化”的四个阶段。

关键词:城市化;城市文明;文明问题;文化;校区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

  ● 文化最大的敌人不是没文化,而是伪文化,因为它会导致集体记忆的迷失或错乱。

  ● 现代城市日益成为“成功者的城市”“城里人的城市”,而不是“‘我们’的城市”。

  ● 城市病的诊治只是使城市变得“不那么坏”,只有文明问题的解决才能使城市变得“更好”。

  ● 一个人文科学家缺场的咨询系统,不可能催生真正的“城市文明”,最多只能停滞于“城市化”的水准。

 

  从“小城镇”向“城市化”推进,中国城市化进程成就非凡。然而,城市化的加深也带来一个日益突出的忧虑:我们是否走进了西方“城市化诅咒”?

  一般认为,西方城市化经过“城市化—郊区城市化—逆城市化—再城市化”的四个阶段。城市由“化”农村而“城”,表明顶层设计的先天不足;“郊区城市化”与“逆城市化”是城市精英的两次逃离或突围,也是城市空洞不断形成的过程;“再城市化”相当意义上是城市的自我拯救,但因为以年轻人回流为主力,因而城市已经失去原有的记忆与底蕴。

  不幸的是,我们在理论上却将这个典型的西方病误读为一个必然过程,将它们当作城市化的必经阶段,于是,西方“城市化诅咒”正在中国得到验证甚至加重。所以,要拿出创造性智慧超越西方“城市化诅咒”,最重要的突破口是在顶层设计层面,实施由“城市化”向“城市文明”的战略推进。

  “城市化”的“文明”问题

  城市化进程中出现的“城市病”,主要有环境污染、交通堵塞、房价虚高、水源短缺、管理粗放、应急滞后等。然而这些都只是表症,“文明”问题才是城市最深刻、最深远的隐患。概括地说现代城市的“文明”问题是“四失”:形态失彩,文化失忆,伦理失温,生态失衡。

  1、形态失彩。高度的同质化导致城市多样性的消失,是中国城市化付出的最明显也是最难弥补的代价。中国城市化的影响元素主要有现代化取向下的规范性和“工商文明”的理性主义。现代化的核心是工业文明,其要义是强调规范性与效率,这是“现代性”的缺陷。规范性引导下的城市化必然导致同质性,于是从北京首都到云南大理,从大都市到小城镇,中国的城市在瞬间千人一面,以惊人的速度失去了城市形态的多彩。而城市的内涵建设主要受“工商理性主义”牵引,以发展新产业、大商圈为取向,于是高楼拔起、人口蚁集、商圈割据、工业化泛滥。由此导致的最严峻的“文明”问题,是“有‘市’无‘城’”。城市成为商圈与工业合凑的繁荣,“市”的功能被无节制扩张,“城”的意义正在退隐甚至消失。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