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院社科联 >> 文化大视野
山水诗的生命情调
2020年09月01日 15:52 来源:深圳特区报 作者:黄发玉 字号
2020年09月01日 15:52
来源:深圳特区报 作者:黄发玉

内容摘要:游览山水,歌咏山水,表达了中国人对山川万物的依恋和归顺,对自然生命的热爱和尊崇。人们可以通过游览山水、歌咏山水而获得生命的动力,获得心灵的滋养。如同画家卧游山水一样,人们也可以通过山水诗篇卧游山水。国人好山水,爱远游,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古代文人甚至游有必诗,游必有记。为何如此,皆因山水诗隐含着中国人的生命哲学,流淌着中国人特有的生命情调。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游览山水,歌咏山水,表达了中国人对山川万物的依恋和归顺,对自然生命的热爱和尊崇。人们可以通过游览山水、歌咏山水而获得生命的动力,获得心灵的滋养。如同画家卧游山水一样,人们也可以通过山水诗篇卧游山水。

 

  国人好山水,爱远游,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古代文人甚至游有必诗,游必有记。为何如此,皆因山水诗隐含着中国人的生命哲学,流淌着中国人特有的生命情调。

  山水是孕育万物的始基和本原,山水是生命的源泉和摇篮。山水,天下之巨物,天下之大美,天下之至善。《易经》云:天地定位,山泽通气。从宇宙上看地球,只有山水相分,所谓的平原只是山水的过渡地带,只是山崩地裂、洪水奔流之后形成的妥协地带。中国上古有一部天下奇书名曰《山海经》,以山与海为经纬记载普天之下的万事万物,全书载山名五千三百多处,水名二百五十余条,动、植、矿物不计其数。在国人看来,“山水”就是整个山川大地,国人甚至称家国天下为“江山”“河山”,所谓“江山永固” “江山如画”,所谓“大好河山”“还我河山”。

  正是因为有了山水,生命才得以繁殖,万物才得以生长。《礼记》论山曰:“草木生之,禽兽居之,宝藏兴焉。”《管子》论水云:“水之何也,物之本原也,诸生之宗室也。”因此叙写山水,就是叙写生机勃勃、气象万千的自然景物;歌咏山水,就是歌咏生命,就是对生命的礼赞。山水诗人甚至直接以“生”字入诗,似乎时刻提醒人们,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生生不息的世界:“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谢灵运)“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白居易)即使是没有生命的物象,也是如此:“古泽生春霭,高空落暮鸢。”(陈与义)“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张九龄)“夜雨连明春水生,娇云浓暖弄微晴。”(苏舜钦)好一个“生”字,生动形象地传达了天地万物内在的生命节律,淋漓尽致体现了中国人统摄宇宙的生命意识。

  山水不仅具有外在的秀美,而且具有内在的灵性。山水画美学鼻祖宗炳云:“山水质有而趣灵”,“山水以形媚道”。这里的“趣灵”或“灵趣”,不仅是山水所拥有的与人相似的仪态、容貌、体征,更主要的是山水所表现出的一种与人相似的性情、意志和行为。而这里的“媚”,更揭示出山水以微妙灵巧的方式取悦于“道”的性情和行为。山水诗鼻祖谢灵运在其诗中多次用到这个“媚”字:“白云抱幽石,绿篠媚清涟”“江山共开旷,云日相映媚”“乱流趋正绝,孤屿媚中川”等等。这一个“媚”字,把山水的灵性表现得活灵活现。因此在山水诗人那里,山水不仅是有生命的物象,而且是有性情、有灵魂的物象,天地山川以其多姿多彩的“形态”和“行为”展示着自己的灵性:“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李白)“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贺知章)“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杜甫) 无论是明月还是白云,无论是春风还是夜雨,在诗人看来,它们都有自己的意愿,自己的好恶。

  山川万物不仅有其灵趣、性情,而且能够与人的精神、情感形成一种呼应关系。或者在客观对象那里,可以看到人的影子,体验到人的心情:“感时花溅泪,离别鸟惊心。”(杜甫)诗人触景生情,移情于物;或者因为山川景象的不同,而影响人的情绪:“望山乐荣松,瞻泽哀素柳。”(支遁)看到山间松柏苍翠而感到心情愉悦,而看到湖畔柳条萧疏而感到心情颓伤。在诗人眼里,山川万物与人的生命节律息息相通,“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辛弃疾)“山牵别恨和肠断,水带离声入梦流。”(罗隐)自然的拟人化和人的拟自然化,在这里融为一体,难分彼此,这是一种“天人合一”“物我齐一”的生命意识和宇宙哲学。

  游览山水,歌咏山水,表达了中国人对山川万物的依恋和归顺,对自然生命的热爱和尊崇。人们可以通过游览山水、歌咏山水而获得生命的动力,获得心灵的滋养。如同画家卧游山水一样,人们也可以通过山水诗篇卧游山水。山水诗篇可以让我们修身、养性、怡情甚至疗疾。实际上,有中国哲学看来,山川大地是一个生生不息、纷繁复杂的生命体,一草一木皆有意,万水千山总是情。日升月沉,朝晖暮雨,春绿秋黄,禽鸣鱼跃,都是这个生命体的脉动与节律。人只不过是生命体中的一个生灵,一个要素,只有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和谐相处,人类的生命才能更加充满活力,大自然也才能更加持久地散发出生命的光辉。这恐怕是山水诗的生命美学意义之所在。

 

  (作者系深圳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作者简介

姓名:黄发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