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院社科联 >> 人物采风 >> 研究人员
破解乡村治理四重困境
2015年08月06日 10: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黄海 字号

内容摘要:实现乡村治理现代化科学看待和认真面对乡村社会发展变化面临的困境,进一步加强基层政权建设、充实乡村治理资源、调整城乡发展战略和守住乡土文明传统,不仅是推进乡村社会良性发展的客观需要,也是实现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内在要求。着力进一步推动公共财政向农村倾斜、生产要素向农村流动、基础设施向农村延伸、公共服务向农村供给、社会保障向农村覆盖、城市文明向农村辐射,加大乡村资源输入的力度。以土地资源、生态资源、特色文化资源等城市和工业领域的稀缺资源为杠杆,推动乡村的资源要素与国内国外、省内省外、县内县外的资源要素以及城市和工业领域的资源要素进行重组,促进人才、资本、技术、信息等现代要素与乡村传统要素进行优化配置,充实乡村治理资源。

关键词:乡村治理;城乡;乡村社会;乡镇;农村;文明;村庄;基层政权;要素;信仰

作者简介:

  近年来,随着工业化与城市化的快速发展,乡村社会转型日益加快,转型中面临的困境也日益凸显。

  暴露的问题不容忽视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乡村社会发生了巨大的结构性变化与变迁。通过分析对湘中、湘北、湘南、湘东、湘西5个县(市)40个乡村进行实地调研的数据发现,我国乡村社会的变迁总体呈现良性特征,但暴露出来的问题仍不容忽视。

  调研表明,5个县(市)消失的自然村在50个以上;行政村户数减少23%,人口减少33%;留在乡村务农的人口中,年龄处于30—49岁阶段的为10.1%,年龄处于50—59岁阶段的为42.5%,年龄处于60岁以上阶段的为47.4%。湘北某县的一个乡镇,2012年时还有34个行政村、9个自然村、9000户3.5万人,现在自然村已经全部消失,户数和人口已经锐减到6000户2.5万人左右。其实,乡村的快速衰落与凋敝只是乡村社会变迁的一个缩影,其背后真实的困境则是以治理、伦理和信仰问题为标志的基础性社会问题,这些突出体现为四个方面。

  一是一些地方乡村主体结构的“空壳化”。城镇化开疆拓土,村庄不断消失,乡村人口不断流动入城或流失,乡村传统的“守望相助”更多地转变为一种“无人在场”的“陌生人社会”。二是一些地方价值伦理的“空心化”。市场原则日益成为生活的基本支配原则,利益至上的观念开始渗透到乡村生活的各个领域,村民的生产、休息、娱乐、交往,都带有明显功利的色彩,乡村的道德体系与价值观念呈现一种“生活即利益”的特征。一个典型的例证就是乡民间的义务帮工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现在的平均150元一天的工时计费。三是一些地方乡土文化的“断裂化”。作为“乡愁”的乡土文明传承日渐中断,村庄自主解决纠纷的能力明显弱化,以致富为导向的经济因素成为村庄社会分层的根本标准,村民的自然信仰和祖先信仰逐步丧失了赋予村民以人生意义的功能。四是某些地方乡村治理的“灰色化”。与发达地区的“能人治村”不同,欠发达的中部地区村干部无人愿当,甚至常靠抓阄产生,一些村庄自治趋于虚化,容易导致以乡村混混、恶势力为代表的“灰社会”介入村庄纠纷。

  不均衡的城乡资源配置机制,是城乡二元社会结构生成的最大因素,也是乡村治理资源缺失的最大根源。市场主义的利益至上逻辑在当下中国农村社会中产生一定程度影响,传统文化在乡村社会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基层组织建设尤其是农村党组织建设在一些地方滞后,可能成为农村地区发展滞后、乡村治理陷入困境的重要因素。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