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院社科联 >> 人物采风 >> 研究人员
应敏斋析盗
2015年05月15日 11: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韩伟 字号

内容摘要:陈其元是清朝人,生在浙江海宁一个鼎族之家,先任直隶州知州,后发往江苏补用,受到江苏巡抚丁日昌的青睐,代理青浦、上海等多个县的县令,六十二岁辞官,侨居杭州,赋闲后泉石优游,著成《庸闲斋笔记》。笔记中有《应敏斋精于折狱》一章,对清朝州县地方盗案及其侦捕、审理多有详细记述,并时有创见,颇引人深思,成为后世观察清朝乃至古代中国刑事司法实践的一个窗口。司法本应与侦查机关形成制衡,但在现实中,法官往往自觉不自觉地进行“有罪推定”,对侦查的正当程序及证据的完整性作选择性忽视,并寄望于上级司法纠正错误,结果导致司法错误始终无法得到纠正,于是冤案发生了。

关键词:司法;应敏斋;盗案;捕役;破案率;冤案;盗贼;命案;证据;陈其元

作者简介:

  陈其元是清朝人,生在浙江海宁一个鼎族之家,先任直隶州知州,后发往江苏补用,受到江苏巡抚丁日昌的青睐,代理青浦、上海等多个县的县令,六十二岁辞官,侨居杭州,赋闲后泉石优游,著成《庸闲斋笔记》。陈其元博学多见,又宦游四方、见多识广,所记斐然。笔记中有《应敏斋精于折狱》一章,对清朝州县地方盗案及其侦捕、审理多有详细记述,并时有创见,颇引人深思,成为后世观察清朝乃至古代中国刑事司法实践的一个窗口。

  谁偷了谁的马褂?

  应敏斋,名宝时,字敏斋,浙江永康人,道光年间举人,曾任苏松道道员等职。咸丰时,无锡曾经发生一桩窃盗案,犯人多次认罪又多次翻供,但是赃物证据俱在,即便是“发审诸委员”,也都认为该犯就是真正的盗贼。

  这时应敏斋担任该地廉访使,听闻此案后,亲自提讯。经多次诘问,他发现,“事主”的证据仅有几件赃物,又发现,受害之“事主”又高又大,而盗贼又矮又小,于是拿出赃物反复查看,突然招呼“事主”上前,指着一件马褂说:“这是你的衣服吗?”事主回答说是的。应敏斋就命令他把衣服穿起来,却显得很短小,不合身,接着又叫“盗贼”穿这件衣服,结果十分合身。“盗贼”哭喊着道:“今天我见到了青天大老爷!这本来就是我的衣服!”

  原来,这年无锡窃盗案层出不穷,却没有一件案子得到破获,捕役害怕无法按时完成任务受到处罚,就随意抓了一人并强迫其承认偷窃了东西,又嘱咐当事人确认赃物,希望以此来逃避责任。这些缘由,被“事主”历历供出,应敏斋闻听大笑,重重责罚了捕役,又拿出一件又长又大的马褂赐给失窃当事人,并对他说:“以后我终究会替你找到真正的盗贼,可不要再帮捕役诬陷别人啊!”

  程序正义的缺失

  该案案情虽然简单,却有助于我们探讨“冤案何以发生”这一大问题。捕役随意地抓人,并给其安上窃盗的罪名,乃因他们惮于受罚。古代中国社会生活相对简单,刑事案件种类有限,命案、盗案就是最重大的刑事案,并被作为考察地方官治理能力的重要指标,如果命案、盗案发案率居高不下,破案率又无法保障,那么必然会影响对地方官员的评价,进而对其升迁产生不利影响。因此,对于盗案,州县必然十分重视,要求必须侦破并捕获嫌犯,这种压力,就自然地传导至直接负责缉捕罪犯的捕役身上。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