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院社科联 >> 人物采风 >> 研究人员
上海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陈伯海:当代学人如何面对传统
2015年05月08日 10:28 来源:文汇报 作者:李纯一 字号

内容摘要:陈伯海:就我而言,有关的研讨和辩难(包括文学史观探讨),也促使我对以往所受黑格尔逻辑主义思想影响进行反思。

关键词:文学史;黑格尔;文学;转化;研究

作者简介:

    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陈伯海:

    当代学人如何面对传统

 

  就我而言,有关的研讨和辩难(包括后继的文学史观探讨),也促使我对以往所受黑格尔逻辑主义思想影响进行反思。反思的结果是,“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原则并没有错,错在黑格尔经常将“逻辑”放到了首位,让“历史”服从于他的“逻辑”,于是不免要扭曲“历史”。

  我自己倡扬宏观研究,固然意不在用“逻辑”来宰割“历史”,但过于执着于从文学传统中寻求其普遍的质性和规律,亦含带偏重“逻辑”的倾向。这一新的认识使我日后的研究工作中逐渐淡化了对“普遍性”的追求,但我依然相信传统与现代不当割裂,将传统引入现实是当代学人的重要职责。

  尽管陈伯海先生和许多老一代学人一样自谦,说自己旧学根底不如前辈,接受新东西不如下一代,但他的为学历程浓缩了一代学人从最初受苏联文论吸引、试图使之与本土相结合,直到80年代国门大开后对再次转型的探索。今天的学人可能已经远离了旧有的思维习惯,但我们今天的起点,正是由原先的路子转向而成,回忆往事有助于开启未来。

  陈伯海祖籍湖南长沙,1935年生于上海,1957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原任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上海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并担任过国家和上海市社科规划文学学科组成员、上海市古籍整理规划小组成员。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与文论研究,兼及相关学科领域,先后主持并完成国家及上海市各类社科规划课题9项,有著作及编撰20余种,论文100多篇,专著《唐诗学引论》得韩国学界译介。

  “我的专业古典文学属传统,但我是现代人,脑子里装满了现代观念。”陈先生在采访中反复强调。因此,当代人如何面对传统,怎样才能将传统引入当代,是他一直关注和探索的焦点。

  近日,陈伯海先生的六卷本文集由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他的研究和思考横跨唐诗学、古文论、美学、哲学和文化研究多个领域,年届八十,仍未有停歇,令人敬佩。

 

  我是从黑格尔—马克思学派的路子走过来的,惯于就问题作宏观思考

  文汇报:您曾写到过和前辈先生共事的经历,对您影响比较深的有哪几位?

  陈伯海:不少师友对我都有影响。印象深的是三位前辈:钱谷融先生、马茂元先生,还有王元化先生。

  钱先生是我大学的老师,年轻时接触比较多。他给我们上中国现代文学史,常有自己的心得,不是照大纲宣讲。“文学是人学”的理念,他在讲论作家作品时会自然渗透进去,但没有直接提过,我接触这个观念还是在全系学术讨论会上听到他的报告之后。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wh150508xr01400301_t_副本.jpg
wh150508xr01400301_t_副本2.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