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院社科联 >> 人物采风 >> 研究人员
北京市社科院陈言:君特·格拉斯与大江健三郎
2015年04月18日 15:07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陈言 字号

内容摘要:大江健三郎生于1935年。大江在文学创作初期,眼见广岛原爆受害者的悲惨生活,同时,他的智障儿子大江光也来到世间。如今,战友已去,已进颓龄的大江恐怕是倍感孤独吧。

关键词:大江;冲绳;战争;铁皮鼓;广岛

作者简介:

    君特·格拉斯与大江健三郎

 

 

 

  大江健三郎生于1935年。战争让这个森林里的孩子成长为一个军国主义少年,他和那片土地上的人们都相信,为天皇而死无比正确。然而后来他透露,年少的他一直生活在矛盾中——既渴盼上战场、成为天皇的士兵英勇地死去,又恐惧并盼望来不及参加战争。就在矛盾的撕裂中,被视为神的天皇突然像人一样通过广播承认战败,让这位军国少年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感到茫然无措。

  早大江八年出生的德国作家君特·格拉斯,在战火中度过自己的童年。身为希特勒青年团少年组的一员,他也和同伴们一起唱“旗帜重于死亡”的歌曲。他说,他们那一代人对死亡都很着迷,都已决心将他们宝贵的生命献给“希特勒总统、民族和祖国”。17岁那年,带着唯恐违背誓约的不安,他加入党卫军。六个月间,他一枪未发,反而被吓得尿裤子;在战场受伤后,他在战地医院被美军俘虏。格拉斯到了耄耋之年,叙述自己从12岁到32岁的生活经历。层层剥去记忆的外壳,他反复地向年轻的自己发出诘问,尤其是对参军的态度和对纳粹政权的认知。这整个过程艰难、痛苦,他常常为泪水浸泡,如同剥洋葱时流下眼泪一般。所以,他将回忆录命名为《剥洋葱》。他还坦陈:自己能够逃脱犯下战争罪责的命运,并不是因为自己有多高尚。他说:“如果我早生三四年,肯定也免不了犯下那种重罪。”战争结束那天,一直靠着政治宣传支撑自己的信仰系统崩溃。他看到,灵魂空洞的自己茫然无所依。

  日本和德国犯下的罪行,让这两位军国少年的心灵长期笼罩在阴影中。年纪愈长,感受愈强烈。面对难以愈合的战争创伤,他们通过写作来完成自我救赎。他们都书写了一个时代人的恐惧和欲望,他们所讲的故事都残酷、严肃、富于政治性。他们都强调逆时代潮流而写作,都强调灰色地带的多元价值,都将怀疑和问难贯彻一生,都因为说自家人的坏话,而被称为用粪弄脏了自己巢的鸟。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