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读书 >> 资讯
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 ——严歌苓、张翎等作家沪上发布新书
2017年09月08日 10:06 来源:文学报 作者:傅小平 字号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小说创作:如何打开隐身于“景”之后的“象”?换言之,就小说创作而言,你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沉下心撕开某些假象,唯其如此,才可能打开那个所谓“大象无形”的“象”。

关键词:文学;小说;战争;小曼;严歌苓

作者简介:

  作家严歌苓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教他们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的苏联教授,在给和她一样痴迷于文学的作家们授课时,曾告诫道,全世界每年都在出产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为何就需要你那本?严歌苓明白教授是提醒他们,写一本小说,要找到非写它不可的理由。作为一个高产作家,她已然是著作等身,再多写一本,就如她自己在日前举行的长篇小说《芳华》新书发布会上所说,一定要有非常重要的理由。

  严歌苓写《芳华》,也正因为她找到了这样的理由。从小说形式的层面看,她所说的这个理由,即她找到了一种新的叙事形式。“不同于我过去用镜头来写,这次用的第一人称。老是用第三人称写,我觉得很疲惫了。”而第一人称叙事使得她可以在小说里把主观和客观融为一体,并在其中做非常自由的转换。“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就是我愿意什么时候扯到谁就扯到谁。这看似随意,实际上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应该说,我闯开了我从来没有闯过的一个叙事架构,一个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的叙事构架。”

  但从小说的内在看,与其说严歌苓找到了这个形式,不如说她找到了“景”背后的那个“象”。诚如评论家陈思和在日前于上海思南文学之家举行的“战争硝烟里的人性亮光———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上所说:“优秀的作家一般有两套笔墨,一套是描绘现实场景,另一套是要写出文字背后的象。这个‘象,是一种观照,没有‘象,的文学达不到那种深度,也很难说是一种好的文学。”

  严歌苓:以青春回望的“景”透视生命与时代的“象”

  严歌苓之所以写《芳华》,源于导演冯小刚四年前的一个建议。当时,冯小刚建议与她一起合作一部文工团题材的电影。“他给我讲了他在北京军区坦克六师服役时发生的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故事拍出来应该什么样。”她当即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觉得,要写还应该写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说来自我的真实经历,来自我的那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和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所以一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战友当时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这是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说到底,严歌苓写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一个隐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旧红楼里、某部队文工团的内景中发生的故事。小说里的叙述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看似严歌苓自己,其实和她本人有一些距离。这种距离让她和叙述人之间有一种游离、变换,也让她得以融入自己的一些真实经历和感受。“在小说中,我也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我对当年一些战友,尤其是对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我很长时间里都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的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此导致其中四个女兵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有了不同的命运。”

  事实上,《芳华》里的核心人物,与其说是这四个女兵,倒不如说是男兵刘峰。一个过去时代里堪为模范英雄式的人物。严歌苓说,那时候,平凡即伟大,刘峰帮小说里每个人的忙,帮他们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在那时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那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爱一个人,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正常的那种身体接触?”

  而这部小说,严歌苓原定的书名即是《你触摸了我》。正是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身体接触使得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让严歌苓深思的是,何以在现在看来极为正常的一次接触,在那个年代里会显得如此不同寻常?究其因在于,很多人都出于自我保护,都自觉不自觉地参加了对别人的迫害。“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你加入迫害别人的行列,实际上是在找到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在经历的那种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你只有加入到那个群体里,才能感到安全。”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前“文艺女兵”,在时隔四十多年后对自己青春时期的女兵生涯的深情回望里,还融入了严歌苓内心最深、最细微、最不为人知的个人经验,以及她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铭心的那些内容。正如有评论所说,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这些都构成了《芳华》对一段历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与此同时,严歌苓与当时的小女兵萧穗子在小说里构成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她以《芳华》“致青春”,看似寻常意义上的青春回望,其实是意在引领读者透过外在的形,看到隐藏其后的象。也正是生命的恣肆、人性的层次以及时代的特征等,使得《芳华》有了迥异于一般回忆写作的繁复的调性。

内容摘要:党和政府顺乎民意、依循民愿,以猛药去疴的决心、刮骨疗毒的勇气,高悬反腐利剑,严厉惩处诸多“老虎”和“苍蝇”,在重构风清气朗的政治生态方面励精图治、成效显著。对党员干部来讲,自觉接受群众教育和监督是筑牢反腐思想防线的关键,也是衡量一个党员思想道德素质高低的根本标准。而那些视群众教育和监督为累赘的党员干部,在工作和生活中却惯常自命不凡、自以为是,或玩忽职守、假公济私,或庸懒怠惰、骄奢淫逸。这就要求建立健全选人用人管人等人事制度,将那些“不作为”的领导干部彻底排除在外,同时不断激发公众参与民主管理和监督的热情和活力。而伴随着反腐斗争进入新阶段、跃上新台阶,发掘公众参与潜力、拓宽公众参与空间、丰富公众参与内涵、激发公众参与活力、提升公众参与质量,势在必行。

关键词:党员干部;制度;监督;腐败分子;参与;群众;腐斗争排除;假公济私;教育;从严治党

作者简介:

  2014年是令贪官污吏胆颤心惊、人民大众拍手称快的一年。党和政府顺乎民意、依循民愿,以猛药去疴的决心、刮骨疗毒的勇气,高悬反腐利剑,严厉惩处诸多“老虎”和“苍蝇”,在重构风清气朗的政治生态方面励精图治、成效显著。

  对腐败分子及其不法不轨行为持续保持高压态势,离不开营造嫉恶如仇的社会舆论氛围。那些依法循规、勤政爱民的官员,自然会受到老百姓的赞誉和拥戴;而那些自欺欺人、作恶多端的腐败分子,自然也难以逃脱被揭穿和唾弃的下场。常言道,百姓心中有杆秤。正是这杆社会公平正义之“秤”,让那些贪赃枉法之徒提心吊胆、坐卧不安。因此,为了更好地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就需要社会公众全方位、深层次地参与。例如,通过科学合理的制度安排和政策设计,听取民声、了解民心、吸纳和集中民智;对那些不尽合理的制度规定,依循民意和凭借民力加以改进;在政策制度的实施过程中,让社会公众能够全程监督。换句话说,只有社会公众的高效参与,才能在制度反腐中实现顶层设计与基层实践的有效对接。

  对党员干部来讲,自觉接受群众教育和监督是筑牢反腐思想防线的关键,也是衡量一个党员思想道德素质高低的根本标准。那些自觉接受群众教育和监督的党员干部,在工作和生活中基本能够做到恪尽职守、克己奉公。而那些视群众教育和监督为累赘的党员干部,在工作和生活中却惯常自命不凡、自以为是,或玩忽职守、假公济私,或庸懒怠惰、骄奢淫逸。由此可见,牢固树立自觉接受群众教育和监督的意识,有助于加快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这“四风”的彻底消遁。

  不仅如此,在反腐倡廉新阶段,坚决排除严重干扰公众参与的各种障碍,显得尤为重要。一是,要肃清“反腐妨碍经济增长”等荒谬论调,为公众积极参与反腐斗争排除思想认识障碍。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他们通过鲜活的社会实践,切身体会到了大力反腐在转方式、调结构、稳增长、惠民生等过程中所释放出的巨大能量。相形之下,有些人则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错将贪污腐败当作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他们看不到贪腐行为对社会公正和社会团结的严重破坏,看不到由此导致的“信仰缺失、道德滑坡”等社会顽症,以及在弱化社会发展活力、加大社会治理成本、影响经济稳健持久增长等方面的负面效应。二是,要用严格公正、科学合理的人才选拔制度,有效破除“为官不作为”恶习,为公众积极参与反腐斗争排除制度障碍。“不干事不出事”曾被一些官员奉为座右铭,并据此不惜恶化党群干群关系,甚至损害广大群众的切身利益。这就要求建立健全选人用人管人等人事制度,将那些“不作为”的领导干部彻底排除在外,同时不断激发公众参与民主管理和监督的热情和活力。

  展望未来,全面依法治国和全面从严治党的鲜活实践,必将抒写出历史新篇章,并为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切实保障。而伴随着反腐斗争进入新阶段、跃上新台阶,发掘公众参与潜力、拓宽公众参与空间、丰富公众参与内涵、激发公众参与活力、提升公众参与质量,势在必行。

 

  (作者系河南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