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院社科联 >> 决策咨询
“上海制造”要有怎样一套新打法
2019年08月13日 10:09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李伟 字号
关键词:上海制造;创新;长三角一体化

内容摘要:近来,“上海制造”成为一个热门话题。在新旧动能转换阶段,“上海制造”应该向何处去?一个发展方向是在“卡脖子”关键领域和制高点竞争中率先突破制成品输出为主导的重点产业规模扩张,曾经是上海经济快速增长的主要动力。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期,是上海制成品输出优势的调整培育储备期。

关键词:上海制造;创新;长三角一体化

作者简介:

  近来,“上海制造”成为一个热门话题。在新旧动能转换阶段,“上海制造”应该向何处去?一个发展方向是在“卡脖子”关键领域和制高点竞争中率先突破,形成产业链影响力。由此,“上海制造”的转型升级需要一套新打法。

  四个制约

  制成品输出为主导的重点产业规模扩张,曾经是上海经济快速增长的主要动力。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期,是上海制成品输出优势的调整培育储备期。以上海石化、宝钢、上海大众等项目为标志,上海在调整中发展、发展中调整,开启了从轻纺工业到重化工业的升级,资本密集型重化工业规模扩张。

  上世纪90年代中期至21世纪初期,上海制成品输出优势快速提升,装备、汽车、电子信息、钢铁、石化和生物医药等重点产业快速壮大,东西南北中的工业新高地建设取得积极成效,制造业成为上海连续16年两位数增长的关键动力支持。

  2008年以来,上海进入制成品输出能力逐步减弱的阶段。2008年至2015年,上海制造业年均增速6.0%,低于2000年至2007年12.9%的年均增速。同时,制造业占全市生产总值的比重逐渐有所下降,从2010年的38.08%下降为2018年的27.7%。

  与之相伴,“上海制造”面临一系列瓶颈制约:

  一是要素层面的瓶颈制约,主要是劳动力等初级要素成本上升、土地空间受限、环境约束增强等。

  二是技术层面的瓶颈制约,主要是关键核心技术对外依赖,特别是在底层操作系统、高端通用芯片等路径依赖比较强的关键核心技术领域亟待自主化突破。

  三是要素逆流动的瓶颈制约,主要是资源要素向高回报、低效率服务业的逆流动,具体表现是金融、房地产等高收益服务业快速扩张,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某种程度上产生挤出效应。

  四是路径依赖型发展模式的瓶颈制约,如传统的合资企业发展模式、开发公司主导的产业园区发展模式及适应性融入国际产业分工的开放经济发展模式等,逐渐不适应新的发展要求,需要调整转型。

  四个推动

  “上海制造”在国际、国内发展地位的变化,进一步强化了战略转型的紧迫性。

  从国际上看,上海在汽车、装备、航空航天、电子信息等产业领域,已形成了一定的中高端发展优势。但是,芯片、航空发动机、工控系统等关键环节的“卡脖子”限制,使得相关产业难以真正形成竞争优势。

  这也是上海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没有取得预期效果的重要原因。比如,上海制造业中规模最大的电子信息产业近年来发展放缓,一方面是中低端的组装代工型产业领域向外转移,另一方面则是受制于集成电路芯片制造材料、工艺和装备的对外依赖。

  从国内来看,上海经济的新动能主要集中在向区外输出与新兴产业相关的生产性服务业,包括研发设计服务、总集成总承包服务、数据信息服务、智能化系统集成服务等。如果“上海制造”的产业链影响力和控制力越强,上海对外输出的增长空间就会越大。

作者简介

姓名:李伟 工作单位:上海社会科学院应用经济研究所

职务:副所长 职称:研究员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