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院社科联 >> 各地荟萃 >> 风土记
三门品海
2020年02月06日 14:15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范伟锋 字号

内容摘要:三门,地处我国“黄金海岸线”中段三门湾畔,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在此繁衍生息。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沿着常台高速一路向东,终点即是浙江三门县。三门,地处我国“黄金海岸线”中段三门湾畔,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在此繁衍生息。

  《舌尖上的中国》中,淳朴憨厚的杨世橹用长长的探勾在滩涂上独钓跳跳鱼,使人一下子记住了这个三门汉子,更记住了这个满城飘鲜的滨海小城。

  大海小鲜,万千味道。此次三门之行,一半为吃。临近中午,一行人抵达三门县城海游街道。海游,一听名字就觉得浪漫。目光所至,街道两旁遍布海鲜饭店,让人觉得海都游上来了。

  百闻不如一吃。进入一家人声鼎沸的餐馆,当地金字招牌的青蟹是非点不可的,肉汁肥美,每人吃了好几只;耳熟能详的“海中人参”跳跳鱼状似泥鳅,红烧后肉骨自分,汤汁浓香,一上桌就被抢光。中途,来盏姜汁调核桃炖蛋养养胃,再悠哉慢品拼盘杂螺,血蛤、海螺逐一被牙签诱出,剩下的空壳贴在耳旁,海的声音一下子来了。

  三门本地大都将这些小海鲜直接入清水煮,不放任何作料,海鲜的原汁原味得以保留。回家后,我学用此法做海鲜,不知怎的,无论如何都吃不出在三门当地的鲜味了。看来,鲜甜三门的确名不虚传。

  满唇留香后,我们去探秘蛇蟠岛海盗村。岛上有1300多个洞穴,都是古人一锤一钎开凿出来的,经历千年不塌,俨然是个庞大的地下迷宫群。穿行这幽穴古洞之中,怪石嶙峋,连环套叠,别具柳暗花明的景致。洞外,阳光掩映着色泽棕红的矿石,配以微漾的海水,一派波光帆影。

  出入口处,一尊巨型海盗头像在阳光照射下不怒自威。远处,几位老者在细细考究石门窗花,孩子们在滑泥公园里嬉笑玩耍。面对此景,再次回首凝望海盗岛,禁不住慨叹和平的幸福是多么珍贵美好。

  离开蛇蟠岛,直奔木杓沙滩。在山后听到阵阵海浪卷起千堆雪的声音,整车人的心马上荡漾起来了。转个弯,大片金黄的沙滩跃入眼帘,来不及脱鞋就狂踩上去,大呼:大海,我来了!那一望无际的海水,潮涌似千军万马,安宁时静若处子。对于久居大山的我来说,这种感官上的兴奋无法言说。不久,我累躺在柔软的沙滩上,捞一层泥沙覆盖全身,闭目养神,聆听海的心跳,最后竟不知不觉睡去。

  登船出海捕鱼看究竟,也是我们期盼已久的。未顷,木杓沙滩逐渐远去,蔚蓝的东海水包围着渔船,众人靠着船舷,雀跃欢呼,迎着海的腥气,时不时看到水母掠过,三三两两的海鱼在水中追逐撒欢。突然,一群海鸥不期而至,迎风飞舞,有一只居然单脚立在甲板上,旁若无人地四下张望觅食。众人不约而同地刹住嬉笑,唯恐这一幕稍纵即逝,此刻心甘情愿当个配角。

  我想当一回渔夫,于是拜师船老大一起撒网捕鱼,打了好几网,才拖上来一些杂鱼虾蟹,已累得直不起腰。和着海色,薰着海风,在船上吃着自己现捕现烧的海鲜,所有的疲劳一扫而光。

  渔船熄火,由着水的节奏在海的胸膛自然摇摆,手机不知何时已失灵,时间跟着也混沌了,我久久凝视茫茫前方,前方到底是哪呢?四周一片寥廓,令人惘然若失。

  出海归来,抛却一身尘埃,在海滩上早早铺就帐篷,翘首等待海上明月。当如水的银色月光洒在波光粼粼的海面时,沙滩上一片静谧,一首《月光曲》如梦如幻,所有生物都陶醉在共此时的天涯海边。

  凌晨时分,帆船的阵阵汽笛声催醒了三门湾,新的一天开始了。岸上渔家乐已是炊烟袅袅,包扎着花布的渔家女早在滩上捡拾虾螺,邻近的健跳港正熙熙攘攘地交易着海鲜。远方,一轮火红的太阳正一点点跃上海面,霎时海天燃烧成红色,光芒万丈。

  经过几天的一路向东,我多少爱上了这里,但终究要结束这次向海风情体验之旅,不由得有些伤感和不舍。然而转念一想,明天海棠肯定还会依旧,太阳照常升起,顿时释怀,不觉脚步轻快多了。我们终其一路,究其一生,不停向东向西,目的地总在前方变幻,倒不如细细品味跨山赶海行天下的途中情。

 

作者简介

姓名:范伟锋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rmrbhwb2020020611p29_b_副本.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