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刊 >> 期刊联盟 >> 报刊文摘
程泰宁:以文化自觉激发文化自信 ——从中国当代建筑创作谈起
2018年01月19日 09:24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程泰宁 字号

内容摘要:文化自信需要“文化自觉”。这些年,谈“文化自信”的人多了起来,包括建筑在内的绘画、音乐、戏曲等各文化领域都在积极提倡文化自信。当前,文化自觉意味在现当代语境下、在对未来发展进行前瞻性思考前提下,对中西建筑文化进行历史的科学的分析比较,厘清中西方建筑文化各自的来龙去脉和优劣短长,从而真正认清世界文化发展方向。只有看清世界包括中国文化发展大方向,才能改变现状——由文化不自觉、不自信到文化自觉再到文化自信,是一个深刻、漫长的思想变革过程。建构起中国特色的当代建筑文化,体现中国建筑师的文化自觉与自信我们不能再拾人牙慧、跟着别人“漂浮”了.

关键词:语言;中国;创作;需要;哲学;建筑文化;文化发展;理念;分析;漂浮

作者简介:

  文化自信需要“文化自觉”

  这些年,谈“文化自信”的人多了起来,包括建筑在内的绘画、音乐、戏曲等各文化领域都在积极提倡文化自信。但现实距离理想还有差距。以中国建筑创作领域为例,从建筑教育、建筑理论到创作实践,在价值取向与评价体系上,至今仍然打着深深的西方烙印;不少主导者和开发商仍在崇洋求怪;大型项目设计招标,中国建筑师仍然需要“绑”上老外,甚至有的只允许国外建筑师参加……对照这样的现实例子,建筑领域的“文化自信”还不那么普遍。

  西方文化对中国现代建筑发展的影响不能低估。特别是近三十年来,以“西方”为现代,以“抄袭模仿”为“接轨”,几乎是建筑设计领域里的普遍现象,在跨文化对话中,自我矮化和唯西方马首是瞻是不争的事实。虽然百年来也有不少人在反思基础上倡导过“中国固有的建筑形式”“民族风格”或“新而中”等等,但由于缺少有力的理论体系作支撑,只是以形式语言反形式语言,以民粹主义排斥外来文化,其结果,只能是热闹之后一哄而散。历史证明,仅凭一时热情甚至“跟风”,无法真正建立起文化自信。

  我认为,文化自信必须建立在文化自觉基础上。当前,文化自觉意味在现当代语境下、在对未来发展进行前瞻性思考前提下,对中西建筑文化进行历史的科学的分析比较,厘清中西方建筑文化各自的来龙去脉和优劣短长,从而真正认清世界文化发展方向。只有看清世界包括中国文化发展大方向,才能改变现状——由文化不自觉、不自信到文化自觉再到文化自信,是一个深刻、漫长的思想变革过程。对此,我们要有清醒认识。如何回归建筑本源去分析西方现当代建筑、如何在现代化语境中认识传统,是需要我们关注的重要课题。

  当前西方建筑思潮碎片化,“奇观社会”不可取

  对西方建筑,我们应该作历史、全面的观察,不应为一个时期、一种流派所局限。近百年来,现代文明支撑西方社会发展,强调理性分析、重视建筑基本原理,不仅造就西方现代建筑近百年来风骚独领,而且催生并推动世界建筑包括中国建筑前行。但是,半个多世纪以来,随着西方进入后工业化社会,在后现代文化冲击下,西方现代主义建筑被解构,呈现出碎片化、非理性化发展倾向。

  日本建筑师槙文彦几年前曾对西方建筑现状有过这样的描绘:五十年前,大海上行驶着一艘现代主义大船,人们争先恐后想挤上去;现在,大船没有了,海上只留下许多漂浮物。在我看来,在文化发展历史上,这样一种或分或合或独领风骚的现象实属正常,但是“漂浮”特别是“任性的漂浮”却不能说是健康发展的状态。当前西方建筑价值取向分裂的现象突出,特别是当后工业社会文明和消费文化相结合,西方建筑出现了一种以语言为哲学本体、脱离建筑基本原理、追求视觉刺激的极端形式主义倾向,正像法国学者居伊·德波所说,西方开始进入“奇观的社会”,一个“外观”优于“存在”、“看起来”优于“是什么”的社会,在这种社会背景下,有艺术家声称:“艺术的本质在于新奇,只有作品形式能唤起人们的惊奇感,艺术才有生命力”。甚至认为:“破坏性即创造性、现代性”。以此类哲学和美学观点来观察西方当代艺术、观察某些先锋派建筑师的作品就不难理解了。

  从目前西方建筑现状我们可以看出,西方当代建筑绝非铁板一块,虽然有些建筑师在现代主义原理基础上,又有新的探索和开拓,但是总体来看,建筑思潮碎片化、价值取向混乱现象十分突出,不少建筑学者都在试图从东方文化中寻找治疗这一痼疾的良方。因此,我们借鉴西方建筑,必须要有自己的分析和判断。随波逐流甚至把人家的“漂浮”作为自己的方向,实不可取。

  片面理解传统将妨碍中国现代建筑文化发展

  在建筑创作中如何继承传统,历来是建筑师挥之不去的困扰。当前,在大力提倡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背景下,这种困扰似乎又转化为设计方案能否通过、能否拿到项目的“压力”。于是,坡屋顶、马头墙以及种种“中国元素”再次被搬了出来并加以改装,冠之以“新中式”“中国风”标签,以应对决策者或开发商。现实中,这一招往往还很有效——看到这种在历史上已经重复多次的现象,我不禁感叹:多少年来,为什么我们一讲传统就会陷入“坡屋顶”“马头墙”等形式语言的泥潭不能自拔?难道传统仅仅体现在“形式语言”上吗?

  比较中西文化,我早就发现两种文化对语言和形式的解读大有不同。正如前面谈到的:如果说,西方当代建筑以“语言”为本体、特别看重形式表现的话,老庄哲学的“大象无形”“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则几乎否定形式语言的存在,之后“言以表意”“形以寄理”以及“以形写神”等等论述,则清晰地说明语言、形式乃是传神表意的手段,“意”“理”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理念。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